您所在的位置: 内蒙古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张建忠律师    张建忠律师,内蒙古誉昊律师事务所创办人之一、合伙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毕业,获得法律硕士学位,16年执业律师生涯。主要专业业务领域包括:公司法律顾问、公司法务、民商合同纠纷、金融业...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建忠律师

手机号码:18647115148

邮箱地址:lawyerzjz@163.com

执业证号:11501200110697890

执业律所:内蒙古誉昊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南二环西段东元大厦11层

成功案例

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的认定--最高院法官观点(学习摘录)

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的认定--最高院法官观点(学习摘录)


    一、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认定的相关理论。
       实际出资人又称隐名出资人、实际股东、隐名股东,与名义出资人、显名股东、显名股东相对应。投资者处于规避法律限制性或禁止性规定目的,或基于投资利益最大化考虑,采取隐名投资方式。我国公司法及相关法律对实际出资人的法律的地位没有明确规定。学理上对应否在立法上承认实际出资人的法律地位有不同观点。持肯定观点的学者认为,确认实际出资人的法律地位有利于调动投资者积极性,发挥社会闲置资金的作用,缓解经营者对资金需求压力,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持否定观点者认为,认可实际出资者法律地位会导致以名义出资人名义形成的法律关系的效力被否定,与公司有关的法律关系处于不稳定状态,不利于公司登记管理,可能为某些公司或个人暗中投资并操控经营提供法律保护,助长以权谋私的不正之风。
       对实际出资人法律地位的认识在审判实践中直接影响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的认定。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投资者获取股东资格应具备以下条件:1. 有成为股东的意思表示;2. 在公司章程上被记载为公司股东并确认接受章程约束;3. 实际履行出资义务;4.  获得公司出资证明书;5. 记载于公司股东名册;6. 股东身份登记于工商行政机关;7. 实际享有公司收益,参与重大决策与选定管理人等股东权利。审判实践中,具备上述条件者为股东是确定无疑的,但实际出资人和名义出资人仅存在上述部分要件,谁应当享有股东资格?存在不同的观点:“实质说”认为,实际出资人应认定为股东,其理论依据在于契约自由,意思自治,应探究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不以外在的表示行为作为判断股东资格的基础。依照此观点,实际出资是认定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最具实质意义的依据。“形式说”主张,以名义股东为法律股东并否认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理论依据是公司法上的行为是团体性行为,坚持外观主义更符合商业交易外观公示的需要,更有利于公司治理的稳定和对外关系的明确。依照这种观点,应当以是否记载于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及在工商行政机关登记等为外观形式要件作为认定股东资格的依据。“折衷说”认为,在涉及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认定时,应区分内部关系纠纷和外部关系纠纷作不同处理:在处理公司内部关系时,主要应遵循契约自由,意思自治原则;在解决公司外部纠纷时,主要应遵循公示主义原则和外观主义原则,维护交易秩序和安全,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
       二、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的认定
     (一)认定的原则。审判实践中应遵循“从严”原则。一般情况下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不应得到确认,只有当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人之间对于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有明确约定,实际出资人已实际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及大多数股东也知情的情况下,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才予以确认。理由如下:
      1. 公司作为社团,公司法上的行为不仅关系到投资人的利益,而且关系到以公司为中心的法律关系的所有利害关系人的利益,所以公司法强调公司法律关系的稳定,以平衡各方主体利益;强调公示主义和外观主义,已维护交易秩序和安全,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
    2. 新《公司法》第32条第2款规定:“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这一条规定隐含的意思是:未记载于股东名册的实际出资人,不能以实际出资人身份行使股东权利。从中可以看出新公司法对隐名投资的非鼓励态度。在新《公司法》已赋予投资人通过出资取得股东的权利且不认可实际出资人股东权利的情形下,投资人自愿选择隐名投资方式、由他人代行股东权利,当然也应承担可能出现的不利后果。
    3. 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人依特殊约定形成的法律关系,与围绕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而产生的法律关系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使用契约自由、私法自治的民法原则和相关法律规则;围绕名义出资人股东资格形成的法律关系则应适用强调公示主义、外观主义、团体主义的公司法律的规则,两个法律关系不必然相互影响,并且应有所区分。从这一角度看,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得不到确认,不等于其权利得不到保障,其仍可以根据与实际出资人达成的协议享有相应的权利,要求名义出资人履行约定义务。
      (二)认定规则。1. 区分规避法律型出资与非法律型出资,对规避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的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不予确认。我国《公司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对投资主体、投资领域、投资比例等有一定的限制,对规避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的实际投资人的股东资格,因其行为存在违法性,不应获得支持,而不应当认定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
       2. 实际出资不能作为认定股东资格的唯一标准,实际出资也不是股东资格取得的必要条件。虽然,自有公司以来,出资就是获取股东资格的方式,且是最主要的、最为核心的法律方式,出资所引发的出资证明不仅仅是物权性凭证,更是股东资格的凭证,但出资不能作为认定股东资格的唯一标准,实际出资也不是股东资格取得的必要条件。理由如下:第一、出资与股东资格不是一种对应或同等关系。在授权资本制下,股东可在公司成立后一定时期内缴纳出资,因此,出资不是取得股东资格的前提条件。在法定资本制下,股东存在出资瑕疵也不必然否定股东资格,只是导致相应的法律责任。在新《公司法》已规定授权资本制的背景下,以是否实际出资作为认定股东资格的唯一标准,与现行公司法的规定相悖。第二,在经济生活中,投资人作为出资的财产来源多种多样,以出资的财产的所有权归属来确认股东资格往往有失偏颇。实际上,出资人对出资财产不享有所有权也不影响其股东出资的有效性,至于出资人因处分该财产引发的对第三人的责任,属于另一种法律关系;相反,如果出资人没有成为公司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实际出资也不能认定其取得股东资格。实际出资只能作为取得股东资格的根据之一。相反,虽出资有瑕疵但具备其他取得股东资格的其他要件的,其股东资格应当认定,至于瑕疵出资引发的法律责任属于另外一个法律关系。3. 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之间对于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有明确约定,公司及公司多数股东对于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人的关系已知情,且实际出资人已实际行使股东权利的,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应得到认可。有限责任公司不仅仅具有资合性,还具有人合性,在公司及公司多少公司对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人关系不知情的情况下,单凭名义出资人与实际出资人之间的约定并判定实际出资人的为显名股东,不仅有违背公司法公示主义、外观主义、团体主义的原则,也有有悖于公司的人合性的特性。4. 在股东资格认定涉及第三利益时,应采纳“形式说”理论来认定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遵循外观主义、公示主义,优先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的原则。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联系电话:18647115148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南二环西段东元大厦11层

Copyright © 2017 www.nmg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蒙ICP备17000140-1号 备案图标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656号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